047_a2050

躺下,明明很困,却了无睡意,想到要带儿子逃亡,心跳就止不住加快,后来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又一个梦接着一个梦,梦里,她带着儿子在前面奔跑,后来好多黑衣人猛追不舍。

跑啊跑,终于,赶上了飞机,呼啸升空,她突然一个惊醒,像是掉下了万丈深渊,身子重重一震苏醒过来。

睁开眼,只觉得氧气不足浑身冷汗,她心有余悸地坐起身,想着是做梦,这才放松下来。

摸过手机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六点,但这会儿也没心思继续睡了,索性起床。

把到处都收拾好,看着一屋子带不走的东西,她思忖着只能等到了英国后联系好友,再次麻烦冯大小姐帮忙善后了。

简单准备了早餐,正要去叫醒小家伙,却见房间门打开,穿着睡衣的方昀轩迷迷糊糊出来了,“妈妈……”

方若宁赶紧放下碗筷过去,蹲下身摸了摸儿子的脸:“轩轩,醒了?快洗漱吃早餐吧。”

“嗯……”小家伙揉着眼睛走向卫生间,踩着小凳刷牙洗脸。

方若宁趁着儿子不注意,进他房间又收拾了几件衣服拿回自己房,装进了行李箱里。

回到餐桌边坐下,方若宁努力做出淡定自若的样子,“轩轩,妈妈今天又得出差了,帮你跟幼儿园请了假,你跟妈妈一起过去吧。”

小家伙吃了一惊,“我跟妈妈一起出差?”

“嗯。”

白嫩美女小露香肩美腿长发飘飘海边漫步写真图片

见他皱着眉不说话,方若宁看了眼,“怎么了?你不想去吗?”

“我不想逃学……”

“这不是逃学,只是事出有因,没关系的,我已经跟老师说好了。”

看着妈妈的眼睛,小家伙还是犹豫不决:“妈妈,我可以像上次一次,跟卫叔叔在一起,或者——你把我送到霍叔叔家里去也行。”

送到霍凌霄家里去?!

方若宁要疯了,却还是摸了摸儿子的脑袋笑着讲道理:“轩轩,我们不可以经常麻烦别人的。而且上次分开两三天,妈妈就觉得特别想你,这次要去一个星期,时间太长了,妈妈得带着你才行。”

“可——”

“好了,快点吃饭,我们要赶飞机。”

没给儿子过多的言论自由,方若宁截断了小家伙的话,催促他动作快点。

临出门时,方昀轩看到茶几上那个拼好的城堡积木,突然跑回去,“妈妈,我的城堡!”

方若宁看着那么大个家伙,头疼,可又不能表现出来,于是劝说:“轩轩,我们只是出差几天,又不是不回来,城堡就不要带了吧。”

“妈妈——”

“宝贝,你若实在喜欢,等到了出差的地方,我再给你买个一模一样的可以吗?”

一模一样?方昀轩还是不开心,一模一样也意义不一样,这个是霍叔叔送的。

见儿子僵持着,方若宁抬腕看了看时间,有点着急,“轩轩,妈妈出差是跟霍叔叔一起的,妈妈是为霍叔叔工作的你忘了吗?”

没等方若宁把话说完,客厅里闷闷不乐的小家伙顿时振奋精神,“跟霍叔叔一起?我能见到霍叔叔?”

“嗯。”方若宁心虚极了,可是方法奏效,她只能继续骗到底,“上次妈妈出差,你霍叔叔也说要带着你一起的,是妈妈觉得麻烦了,所以这次——”

“妈妈,你终于肯听霍叔叔的话了。”

“……”方若宁等儿子出来,锁上门,僵硬地笑了笑,“其实主要是妈妈不舍得跟你分开那么长时间……”

路边拦车坐了上去,方若宁说去机场,又说赶时间,催促师傅快一点。

兴奋过后,小天才又恢复理智了,好奇地问:“妈妈,既然是跟霍叔叔一起出差,为什么他不来接我们?”

呃——

“因为霍叔叔的家离机场更近,过来接我们绕路太麻烦了。”

“哦。”

“那我们到了机场就能见到霍叔叔吗?”

方若宁原本想回答“能”,话到嘴边又顿了住,转而找了个更天衣无缝的说法:“估计我们赶不上了,因为霍叔叔是有很紧急的工作要处理,他比我早一趟航班。”

不这样说,等会儿到了机场没见到那个姓霍的伪君子,这小东西又要起疑,问东问西的。

可纵然是这会儿,小家伙也不好忽悠,“妈妈,那我们可以给霍叔叔打个电话吗?”

方若宁佩服自己脑子反应快,看着儿子耐心地解释说:“霍叔叔现在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飞机上是不可以使用手机的,否则会很危险。”

方昀轩皱眉,盯着妈妈似有怀疑。

方若宁自认为心理素质够好,可这会儿被儿子打破砂锅问到底,也有些招架不住,只好微微严肃地提醒:“轩轩,你今天话很多哦,一副怀疑的表情好像妈妈要把你卖掉似得,如果你真那么不情愿跟妈妈一起出差,那我还是送你去卫叔叔家好了,卫奶奶据说特别喜欢你,巴不得你以后去他们家住。”

从来没用过威胁恐吓的方式吓唬儿子,可此时,方若宁不得不“出此下策”了。

果然,从来不用的招数偶尔一用,还是威力十足的,方昀轩听懂妈妈的话,害怕再被送去卫叔叔那里,以后就回不来了。

乖乖禁言。

然而,嘴上没说话了,小家伙心里却还是不安,总觉得今天的妈妈太过奇怪,让人起疑。

七点多的机场,已经熙熙攘攘开始热闹了。方若宁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儿子,要先去取票办理登机手续。

机场人多,她不住地提醒儿子要跟紧自己,到了值机处,刚松手小家伙便说道:“妈妈,我要上洗手间。”

“啊?能不能等等?”方若宁问。

方昀轩指着一处,“洗手间就在那里,不远,我可以自己去。”

顺着儿子的手,方若宁也看到了,可不知为何,心里就是不安,毕竟跟霍凌霄见面就是因为儿子去洗手间遇上的。

“轩轩,人太多了,你不能自己乱跑,等等!”前面还有一个人就到自己了,可方若宁还是牵着儿子先去洗手间。

“好啦妈妈,你就在这里等我。”洗手间外,方昀轩挣脱妈妈的手,自己跑进男厕。

望着儿子进了男厕所,方若宁一边焦急等着,一边取出手机看了看。

微信上有不少未读消息,多数是工作群里关于工作的事情,正想着要不要这时跟好友说一声自己即将离开的事,手机就突然响起,而且来电显示就是冯雪静。

这心有灵犀……

心跳莫名慌了下,方若宁迟疑片刻,还是接通:“喂,小静,这么早什么事?”

冯雪静很吃惊地说:“你都不上微博看的啊?霍凌霄昨晚带着孩子去找你的事,被人拍照发到微博上了,好多人围观呢。”

“什么?”方若宁脑子里一嗡,“怎么会这样?!”

“这有什么,现在的人看到什么都喜欢发个微博。而且昨晚那么多人在场的宴会,还不止一人拍照发到网上了。”

方若宁一拍额头,越发无语,同时也更加庆幸,自己即将离开了。

她这边没说话,广播里的声音便通过话筒传到了冯雪静那边去。

“若宁,你在什么地方?我怎么听到有广播提示登机什么的?”

事已至此,也不用瞒了,她无奈地说:“我在机场,我骗轩轩来了机场,一个小时后飞伦敦的航班,走的匆忙,我住的地方都没来得及收拾下,还得麻烦你帮我跟林阿姨说一声,里面的东西都不要了吧,让她看着处理就好。”

“什么?!”这次轮到冯雪静吃惊了,“你真得要回伦敦啊?!”

方若宁依然捂着额头,双眸凝聚,茫然地看着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紧绷的嗓音都恍惚起来:“小静……我不得不走了,我回来就是个错误,轩轩的身份不能暴露……我必须要走——”

挂断电话,眼眶无端端发红,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可为什么现在要走了,却又有那么点不舍呢?

儿子还没有出来,她有点着急,朝着男厕所门口张望着。

厕所里,打完了电话的方昀轩很礼貌地把手机递还回去:“谢谢你,大哥哥,我找到我的家人了。”

背着双肩包的年轻大男孩看着他笑了笑说:“你好厉害!跟家人走丢了还这么淡定!确定不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大哥哥。”谢绝了对方的好意,方昀轩进了格子间。

果然,妈妈骗他。

霍叔叔没有在飞机上,今天也不出差,妈妈偷偷带着他走,肯定是要离开了。

小家伙蹲在马桶上,忧心忡忡。

妈妈骗了他,肯定是有原因的,可是他暗地里给霍叔叔打电话,等会儿霍叔叔赶到,妈妈肯定知道是自己搞得鬼。

妈妈会伤心的……

眼看着都十分钟了,方若宁开始焦急,差点就要进男厕所找人了,才见儿子捂着肚子出来。

“轩轩?”方若宁赶紧上前,担心地摸了摸小家伙,“怎么了?肚子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