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_a2056

“好,我这就过去。”

挂断了电话,叶宇打车直奔县医院而去。

……

“冉老院长,真的确定叶宇不用手术就能够治好柏莲的尾骨脱落?”

县医院的病房内,谢建国看着冉树德问道。

“不确定。”

冉树德摇摇头说:“不过眼下那是唯一的办法,不然的话就要做手术。但是柏莲已经四十多岁了,再动刀子的话恢复起来肯定会很慢,而且对身体也会造成永久性的影响。”

“我相信小宇能够不用手术治好柏莲。”

谢东林在一旁坚定的说道。

“我也相信。”

刘却附和道。

“哦,也相信?认识小宇?”

清纯美女在多多游乐场实拍

谢东林一愣,他没有想到一个县医院的医生竟然也对叶宇有如此的信心。

“他是我师父。”

刘却非常认真的说:“我还没有见到有他治不好的病,而且师父治病,很少会动刀子。”

“哈哈,那我心里更有底了。”

谢东林笑着说:“好好学习,跟着小宇,以后一定会成为医学界内一颗闪亮的明星。”

“名不名的不所谓,我只是不想让祖辈蒙羞。”刘却羞赧的说。

毕竟眼前站着的可都是大人物,他一个普通的医生,听到领导的夸奖,多少会有些局促。

“建国,现在还怀疑小宇吗?”

谢东林又冲着谢建国问。

“爸,我跟说过多少次了,这只是一个巧合。”谢建国皱着眉头说。

沈柏莲只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脚,刚好是在下台阶,所以才会摔倒,额头碰巧撞在了桥墩上,擦破了皮,流了血。但那一切真的只是巧合,他可不认为叶宇能够未卜先知,提前就能够算到这一切。

“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如果要信小宇的话,柏莲也不会有这无妄之灾了。”谢东林叹息一声说。

儿子是一个无神论者,他想让儿子接受叶宇的本事,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啊。

“谢老,我听刚刚的意思,是不是师父之前提醒过病人,结果病人不信,才导致了受伤啊?”

刘却在旁边小声的问道。

“正是这样。”谢东林说。

“们竟然不相信我师父的话,受伤也是活该。”

刘却虽然畏惧这些权贵之人,但他更相信叶宇,听到这些人质疑师父的本事,不由得腾的一下子站起来,大声的说道。

“刘却,淡定。”

冉树德急忙按着刘却的肩膀,让他坐下来。

刘却年轻,可以肆无忌惮,但他这个老院长却不行,毕竟眼前的人哪一个都是跺跺脚都能够让云溪县颤抖的存在啊。跟这种人叫板,那简直是嫌自己命长。

“我怎么能够淡定下来,他们竟然怀疑我师父,要知道,我师父真的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之前在我们村,我师父提醒侯所长有血光之灾,他还不相信,结果被飞来的瓦片砸中脑门,流了很多血,还是我师父不计前嫌给他治疗,要不然恐怕他这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说的侯所长是不是从长康镇掉到卫计委的科室主任?这个家伙,竟然也开始迷信了,看来以后用人的时候必须得好好考量考量了。”

谢建国沉着脸说。

连系统内部的人都开始迷信话,那以后还怎么说是科技社会啊。

“谢建国,我只是来给证实师父的能力,竟然因此去牵扯到侯所,这是不是有些不地道啊?”刘却反问道。

“建国,迷信不迷信的现在说还有点早,等小宇治好了柏莲的病,再下定论吧。”

谢东林哀怨的说,他已经不再奢望通过劝说让儿子明白一些大道理,只希望等会叶宇来了,能够凭本事让儿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叶宇来的很快,没几分钟他就到了病房,打了声招呼就问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了。

“尾骨脱落,我们研究出来的办法是做手术,不过考虑到柏莲年龄稍微大了一些的原因,我们想看看能不能在不通过手术的情况下让病人的尾骨愈合。”

冉树德急忙把现在的情况告知了叶宇。

叶宇狠狠的瞪了冉树德一眼,姜还是老的辣啊,别人或许不清楚这里面的门道,但作为一名老中医,冉树德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尾骨脱落必须要进行手术呢。

他煽动谢东林请自己过来,目的应该是想看看自己神奇的本事。

不过叶宇并没有跟冉树德计较,毕竟这受伤的可是谢东林的儿媳,谢建国的老婆,凭借他跟谢东林的关系,能不动刀子自然不会动刀子。

“我先看看病人的情况再下结论。”

叶宇没有立刻打包票,而是上前给沈柏莲把脉。

情况跟冉树德说的差不多,他松开沈柏莲的手腕,又看向谢建国说:“谢建国,我想按一下阿姨的腰部,不知道可不可以?”

“按她的腰部干什么?情况难道还没有了解清楚吗?”

谢建国皱了皱眉头问。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腰部可是极为敏感的地带。

更何况沈柏莲是他谢建国的老婆,那更不可能让人随便的去触摸腰部了。

至于之前冉树德按,那是因为冉树德是中医,而且年龄比较大,不会让人遐想,但叶宇不一样,他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万一目的不纯的话……

不等谢建国考虑完,谢东林就呵斥道:“都什么时候,竟然还考虑男女问题,在医生的眼中,是不分男女的,他们眼中只有病人。小宇,按吧,这样能更准确的掌握病情。”

老子都发话了,谢建国只能默许。

叶宇这才在沈柏莲的腰部按压了几下,并且询问疼不疼,了解了情况之后,叶宇才转向谢东林开口道:“谢大哥,我今天给的那瓶药水带了吗?”

“带了。”

谢东林急忙说,“难道想用这个药水给柏莲接尾骨?这药水不知道减缓老年病的吗?难道也能够接骨?”

“这药水是万能的。”

叶宇笑着说,从谢东林的手中接过药水递给谢建国说:“谢建国,接下来就由来为阿姨治病。”

“我?”

谢建国一愣,“我不会治病。”

“我可以教。”

叶宇说:“毕竟治病的时候要把阿姨的衣服撩开,没有衣服的遮挡,我不好下手。”

“需要怎么做?”

谢建国明白叶宇的意思,只能答应下来。

不过他仍旧不相信叶宇能够凭借一瓶什么标签也没有药水就能够让尾骨愈合,他肯定是在拖延时间,等会治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他。

“很简单,只需要把药水滴在阿姨的尾骨处,然后用手轻轻的按摩,让药水融进她的皮肤就可以了。”叶宇解释说:“这瓶子里有一百毫升药水,每次滴十毫升,按摩五分钟再滴一次。五十分钟后阿姨的尾骨应该就能够完全愈合了。”

“这么简单?”

谢建国不敢置信的问,同时更加怀疑叶宇在骗他了。

“简单吗?”叶宇冷笑着说:“在简单的前提下是能够有这万能的药水。”

“阿姨,等会谢建国给按摩的时候会有些疼,稍微忍耐一下,一会就好了。”叶宇不再理会谢建国,又冲着沈柏莲说。

“我知道了。”

沈柏莲点头说道,心中同样也是满满的质疑。

但公公还有冉树德老院长都十分的推崇叶宇,她也想看看叶宇是不是真的有本事。

如果是的话,她可以劝劝自己的老公,让他给叶宇认个错道个歉,好好的结交一番,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叶宇那种未卜先知的能力。

如果老公能够叶宇交好,对他的仕途肯定会有莫大的帮助。

“谢大哥,冉老,刘却,我们先出去吧,这里交给他们一家人就好。”

安排完之后,叶宇就招呼他们出去。

“小宇,这样真的能够治好?”

关上房门后,谢东林仍旧有些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保证药到病除。”叶宇拍着他的肩膀说。

这一幕落在冉树德的眼中顿时就让他跌破了眼睛,要知道谢东林可是谢建国的老子啊,而且谢东林本人还是鉴宝专家,身份地位都非常的超然,而叶宇竟然拍着他的肩膀跟他称兄道弟,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不可思议归不可思议,冉树德更加坚定了心中的念头,他回头一定要好好的教导自己的孙女,千万别让叶宇这么好的男人给飞了。

叶宇并不知道冉树德心思,几个人在门外等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听到病房内传来沈柏莲的惊呼声,“建国,我好了,我竟然感觉不到疼了。”

“真的吗?”

谢建国兴奋的问道。

“真的,一点也不疼了。”

沈柏莲大声的说道:“不但感觉不到疼了,甚至还有一种暖流传入我的身体,让我感觉特别的舒服,连之前的咳嗽也给治好了,这药水太神奇了。”

“等会,我让医生来给做个检查。”

谢建国让谢晓月过来给她妈按摩,然后他出门去喊医生。

刚打开门,叶宇就笑着说:“谢建国,先别急着检查,等药水全部用完之后再说。”

“谢谢,小宇,之前是我不对,错怪了,没想到真的是一位奇人。”谢建国红着脸认错道。

“不用等检查之后再做结论吗?”

叶宇戏虐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