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7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陆荆南转向自己的父母,开始详细分析起来。

   “据我所知,裴家的老太太对那个夏悦晴还算喜欢,而且据说有救命之恩在。如果只是因为裴逸庭碰了小晨,再加上裴逸庭对小晨又没有意思,老太太肯定不会冒着跟裴逸庭生分的风险让他们离婚。”

   “但是如果小晨怀孕了就不一样了……”说着,陆荆南的脸上缓缓爬起一抹笑容。

   虽然那个夏悦晴在他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假装得很淡定,但等孩子出来之后,她真的能继续淡定下去吗?

   女人是一种的口是心非的动物,这句话,陆荆南并不觉得有错。

   “这倒是。”陆父有些赞同地点了点头。

   但现实的问题是,谁能保证陆希晨能真的成功怀上孩子?

   他不由得将这个疑惑问出来。

   陆希晨也紧张兮兮地看着自己的亲人,对于陆父的话,她简直不能再赞同了。

   她现在是根本连丁点儿怀孕的可能性都没有。

   “既然不能保证,那我们就想一个稳妥的办法,让这个孩子准时到来。”陆荆南眯了眯眼,冷笑着一字一句地回答。

   吊带美少女青春逼人英姿飒爽

   “稳妥的办法?这谈何容易?”陆希晨没有什么信心。

   她现在连裴逸庭的面都见不上,更别说怀上他的孩子了。

   “总会有机会的,这种事交给我。”陆荆南缓缓勾唇,笑了起来。

   陆希晨似懂非懂,但陆荆南让她别担心。

   “大哥,我不能不担心啊,到底有什么计划,能不能先告诉我?”好让她心里有底。

   陆荆南挑了挑眉。

   他知道自己的妹妹是个急性子,会这么问,并不稀奇。

   “办法先保密,别多想,好好养着身体,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我自然会告诉。”

   他的脑袋里已经有了计划。

   现在,就差一个裴逸庭来配合了。

   当然,前提是计划实行。

   陆荆南卖完关子,就走了。

   陆希晨有些意兴阑珊,期待又担忧,但还是不敢说自己没有跟裴逸庭有什么实质的关系。

   事实上,陆荆南的这个计划,也并没有要求陆希晨跟裴逸庭一定要发生实质关系。

   毕竟,让陆希晨怀孕的方法,是有裴逸庭的精子。

   但拿到这东西,不意味着他们一定要发生了关系才能做到。

   所以,他现在的目标,是拿到裴逸庭的子孙后代。

   这个方法很歹毒,但对于陆家的人来说,裴家二少奶奶的位置太过诱人。

   即便是歹毒,他们也做了。

   第二天上午,出乎了陆家人的想象,裴逸庭竟然来医院了。

   陆希晨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但眼底里是藏不住的欣喜。“逸庭哥,来了?”

   终于来看她了?

   裴逸庭站在她的床前,居高临下地往下望,那冷然的气势,让整个病房都受到了压迫。

   陆夫人也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相比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陆夫人更担忧裴逸庭对女儿的态度。

   她说,按照裴逸庭对女儿的行事,就算是嫁入裴家,女儿也会吃大苦头。

   但是陆荆南和他父亲听不进去,甚至连陆希晨都赞同父亲和哥哥的意思。

   “妈,自古以来多少包办婚姻?从一开始的不和谐走向和谐的?时间回消磨一切,不管是矛盾还是厌恶。而且,自己看看自己的女儿,小晨名牌大学毕业,长相出众,气质姣好,整个上流社会的圈子都是数一数二的。不提别的,也该对小晨的美貌有信心。”陆荆南反驳母亲。

   而陆希晨被自己的大哥夸得轻飘飘了起来,觉得这话说得没错。

   就算是逸庭哥现在不喜欢她,婚后他也会慢慢改变的。

   裴逸庭没有回答陆希晨,而是转头看向那个满脸警惕的陆夫人。

   “陆夫人,我想跟陆希晨说几句话,您方便回避一下吗?”裴逸庭淡淡的问。

   陆夫人闻声,态度更加防备了。

   “小晨这身体时好时坏,我在旁边照顾着才放心。”陆夫人轻笑。

   这是一个心照不宣的,彼此都懂得,并不愿意离开的意思。

   只是,裴逸庭没有如陆夫人所想就此为止。

   “我要说的话,陆夫人不方便在场。”

   “……”这么理直气壮地赶她,饶是陆夫人,脸色都微微变了。

   一口一个陆夫人的,可见裴逸庭将她当成一个陌生人。

   以前就算是不清热,最起码陆阿姨这三个字,他还是叫的。

   “妈,要不先出去一会儿吧,逸庭哥还能对我做什么不成?”陆希晨适时开口。

   她被裴逸庭来看望的事给乐疯了,完全忘了当初将她扔出去的人就是裴逸庭了。

   “小晨……”陆夫人暗骂女儿没心眼。

   “放心吧,总不会要了陆希晨的命。”裴逸庭有些厌烦陆夫人的态度。

   这句话,成功法将陆夫人的脸色吓变了。

   这个裴逸庭,实在是太过分了。

   什么叫不会要了小晨的命?

   “那最好。”陆夫人也冷声回答,大有一会儿要是陆希晨出事,就找裴逸庭算账的架势。

   带着这份不甘,陆夫人转身走了出去。

   等她关上门,陆希晨才脸蛋红红地看着裴逸庭。“逸庭哥,今天不上班吗?”

   裴逸庭轻嗤。

   上班?现在上什么班?

   “陆希晨。”他重重地叫她的名字,带着一股风雨欲来的可怖。

   看着那张俊脸透露出来的厌恶,陆希晨只觉得浑身一颤。

   “会不会过了一个月,就有肚子里多了一个‘我的孩子’这种神奇的事情?”裴逸庭似笑非笑地问。

   陆希晨脸色一白,眼底露出一丝慌张。

   这是他们的初步计划,为什么逸庭哥会猜到?

   “逸庭哥在开什么玩笑?”她僵硬地笑着。

   “哦?这么说我猜错了?”

   裴逸庭将她的全部反应都看在眼里,陆希晨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偏偏她本人不自知。

   “前天晚上,我姐夫,徐子靳,知道吗?”他忽然转了一个完全不相关的话题。

   陆希晨疑惑地点了点头。

   “曾经也有个女人用这种方法捧碰他的瓷……用野种冒充他的孩子,最后猜结果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