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6_a2051

♂? ,,

因为郑诚叫来了廖局长,所以这群别有用心的警察一律被带回局子里审问,当然,杨宁拍下的那张照片,也成了一个强有力的证据。

余下的事,已经不需要杨宁去搀和,自然有郑诚、曹浩帮忙处理。

看着依旧醉得不醒人事的小胖子,杨宁有些哭笑不得,暗道如果不是自己在这,说不准小胖子就真的要吃一个大亏了。

对于幕后策划这一切的,用屁股想,就知道是朱俊英这位闽江市的市长公子,虽说这货跟自己一样,只是个初入校门的大学生,可在闽江市这块地界,恐怕中学那会,就有一大群人舔着脸拍马屁。如今既然到了人家的地盘,要找些人给小胖子下套,还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杨宁就跟曹浩一块去了趟警局,将昨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当然,他倒是没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一来没证据,二来也没意义,就算真说了,杨宁也不认为,这位廖局长就敢动市长家的公子。

虽说杨宁气不过,不过对他来说,要整治一个膏梁子弟有的是办法,犯不着在人家的地盘上下心思。

可当杨宁回来后,却听到了一个噩耗,让他立刻放弃了心里的谋而后动。

小胖子竟然让人给打了!

眼下,受伤的小胖子正被魏敏芝等人送往医院,听说伤得挺重!

小胖子是自己认可的朋友,相交这么多年,对于这件事,杨宁断然不会袖手旁观。再者,龙有逆鳞,而杨宁的逆鳞,就是他认可的亲朋好友!

“情况怎么样?”阴沉的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小胖子,杨宁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青春无敌美少女穿校服魅力无限

“倒是没大问题,都是些皮外伤,没有伤到骨头跟筋。”魏敏芝小脸透着心有余悸:“可惜三五天的怕是下不了床。”

“到底是怎么回事?”尽管知道这背后有朱俊英的影子,可杨宁还是想搞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早上那会,我们一块去吃的早餐,可吃到一半,忽然就有三辆面包车停在餐厅外面,然后走下来十几号人,对着周小飞就是拳打脚踢。”魏敏芝露出后怕之色:“我们当时都吓懵了,想要上前阻止,可他们那些人放话,谁如果敢动一下,就一块收拾。”

“很好!”杨宁冷冷的说了句。

魏敏芝指了指一旁的男同学,解释道:“他当时想报警,可刚拿出手机,就被那些人抢了过去,还狠狠砸碎了,更放话说,谁如果敢报警,这手机就是下场。”

“够狂!”杨宁右手的五根手指攥在一起,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

“走之前,他们对周小飞放了狠话,说让他以后机灵点,别没事装逼,如果有什么不爽,欢迎去夜归人酒吧找回场子。”魏敏芝怯怯的补了句,杨宁眼下的表现,让她相当陌生。

“夜归人酒吧?”杨宁咧着嘴笑了笑,可这种笑,落在魏敏芝眼中,却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残忍。

当下,她像是读懂了什么,迟疑道:“杨宁,打算干什么?”

“干什么?”杨宁看也不看魏敏芝,转身就往外走:“我去夜归人酒吧走一遭。”

魏敏芝一开始没回过味,可当她清醒过来时,立刻就清楚杨宁是打算给小胖子出头了,这种结论将她吓了一跳,赶紧就给爷爷魏教授打了电话。

魏教授一听杨宁如此冲动,急得直跺脚,赶紧跟还在酒店的徐璋以及李易君谈起这事,徐璋倒还没太大感触,可李易君却整个人呆萌了,好一会才尖叫道:“赶紧去夜归人酒吧,这小子可不能有事,否则咱们都得跳脚!”

夜归人酒吧坐落在闽江市一处还算热闹的街道,这里出没的都是些三教九流,尤其以没有正当职业的社会青年为主。

杨宁根本就不需要花气力打听这鬼地方,随随便便找辆出租车,然后屁股往上一坐,这不,司机立刻就开着车到了这。

换在平时,夜归人酒吧早就歇店打烊了,不过眼下还开着门,酒吧的老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光头,戴着条金链子,穿着身黑色无袖背心,崭露在外的两条胳膊颇有肌肉感,还有一些青绿色纹身。

他的面前,坐着一个学生模样的青年,眼下,光头笑眯眯道:“朱少爷,交代的事办好了。”

“海哥,废话不多说,今儿这事我记下了,改天有时间一块吃顿饭。”这青年看了看手机上的照片,照片上,清清楚楚拍着小胖子挨揍后的凄惨样。

“朱少爷太客气了,应该的,举手之劳。”光头大笑道。

“我恰巧还有点急事要做,那么我就…”

青年放下手机,脸上露出心满意足之色,可话还没说完,耳边就响起一道砰的巨响。

下意识转身,只见一个戴着墨镜的青年正双手插兜走了进来,隐隐觉得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这里应该就是夜归人酒吧了,我应该没走错地方吧?”这墨镜青年正是杨宁,当进入酒吧后,立刻就看到露出吃惊之色的朱俊英,嘴角勾起一抹怪笑:“看来是没错了,没想到正主也在呀。”

“是谁?”看着被踢开的门口,光头海脸色异常难看,咬牙切齿道:“阿鼠,把这不知死活的小子给我弄残!”

只见一个大汉应了声,就狞笑着走了过来,不过对这大汉,杨宁压根就没当回事,毫无征兆的就是一记飞腿,直接将这人高马大的阿鼠给踹飞了,还狠狠砸在了后方的茶几。

砰!

巨大的撞击声响起,看着阿鼠被杨宁一脚踹飞,不仅是光头海跟朱俊英,就连原本坐在其他座位上的一大票人,也都当场愣了愣。

“很好,还敢动手,上!都给我上!”光头海肺都气炸了。

随着这话出口,原本还愣在座位上的其他人,一个个不知道从哪抽出砍刀棍棒,然后部冲向杨宁,打算狠狠教训一下这个敢来砸场子的臭小子。

“一群废物。”杨宁不屑的撇嘴,这话说得很大声,浓浓的嘲讽味让这群人气得够呛。

“找死!”

“老子砍死!”

“傻逼!”

随着咒骂声响起,这群人脸上都露出残忍之色,既然选择吃这口饭,过刀口舔血的日子,狠劲自然都有。

不过嘛,这种程度上的狠辣对杨宁来说,压根没有任何的感觉,他瞬间放翻了一个人,然后抢下对方手中的铁棒,紧接着就朝着这家伙的脖子招呼了一下。

噗!

随着这一棒子下去,这个倒霉的家伙立刻两眼一翻,直接就昏死过去,看到软绵绵倒在地上的这个流氓,杨宁似乎还不解气,直接抬起脚,狠狠的踩在了这家伙的手指上。

“啊!”

惊天般的惨叫响起,这原本昏过去的流氓,因为剧痛袭来彻底清醒,可紧接着又因为这剧痛,再次昏死过去。

看到这一幕,原本杀过来的这群人,一个个望向杨宁的目光,都透着忌惮,因为他们自认平日里已经很凶狠了,可直觉告诉他们,眼前这个戴墨镜的青年,同样狠,而且比他们还狠!

“到底是谁?”光头海同样有些忌惮。

“我是谁不重要,们只需知道一点,今儿我是来砸场子的。”杨宁冷冷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标志性的动作表示,眼下的他,出离的愤怒,且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