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3_a2047

()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一个被她曾经用寂灭一刀吓跑的潘豹,一个……被她踢过命根子的变态疆无涯!

而且对方还带着一群实力可能远超尊阶的家伙!

还偏偏是在这种时候!在她中了化骨掌,实力只有原来三分之一的时候,把她的仇家部送到了她面前!

云轻言恨不得对天比个中指,贼老天!什么仇什么怨!这样玩她!

“主……主人……你……你要保重啊。”清楚云轻言和疆无涯的仇怨,此时呆在玄戒里的小玄也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主人这是倒了几辈子血霉?

云轻言心中翻江倒海,将老天爷翻来覆去骂了一遍,偏偏面上还要装作一副十分陌生、不认识来人的模样!

不管怎么样……她不能让疆无涯认出她来!

不然,让他知道她就是曾经那个踹了他男人尊严的云轻言,以这家伙鬼畜变态的性格,指不定趁着她现在战力丧失折磨死她。

当时疆无涯明明命根子痛得要命,却舔着嘴角对她笑,告诉她……“你这一脚,真是让本殿难以忘怀呐~”,那场景就像是梦魇般深深盘旋在云轻言脑海。

这么大的仇,这家伙绝不会只是杀了她那么简单。

Linn在等待

云轻言都不敢想,疆无涯这鬼畜能想出什么样的折磨人的方式。

“小老鼠么?”听着潘豹诚惶诚恐的叙述,疆无涯轻轻摘下兜帽,露出那一头如瀑布般流泻下来的漂亮紫发。

他仍然带着半边鬼魅的银质面具,只露出了殷红艳泽的唇和精致漂亮的下颚。

直接无视潘豹,疆无涯跨过潘豹缓缓走到云轻言身前,步态优雅缓慢,像是耐心捕捉猎物的黑豹,因为猎物已经无处可逃,所以带着一分瓮中捉鳖的自信从容。

云轻言看着逐渐靠近的疆无涯,眼瞳剧烈闪动,他……这是发现了还是没发现?

她现在是男装,脸上还做了伪装,他应该发现不了她的身份才对。

“别……别杀我……”脸上装出恐慌害怕的模样,云轻言将一个失足落入禁地,没有实力胆小害怕的少年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像是一只胆小无害的小白兔,诚惶诚恐,对未知十分恐惧害怕,叫人放松警惕。

实际上,云轻言已经紧紧扣住了嗜血魔藤,等着待疆无涯放松警惕一击必杀。

没人比她更了解这个变态了。

对于疆无涯来说,杀人就像吃饭喝水一般的简单。

落入他手上,如果让他厌恶或者感到无聊,他会直接杀!

如果让他感兴趣,他会先玩弄一段时间,再杀!

疆无涯和潘豹来这死亡禁地,一看就知道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管是何种情况,以疆无涯那乖张冷酷、杀人不眨眼的性子,肯定不会留下她这个威胁。

反正没用回旋余地了,不如拉上疆无涯这个变态陪她一起!

看到云轻言那蜷缩着求饶的模样,疆无涯眉头一皱,瑰丽的紫眸暗了暗,走过来的脚步一停。

难道,是他的感觉错了?

那只爪牙锋利的小猫咪可不会这般胆小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