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1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翌日一大早,甄双燕和夏光学一起来接夏以宁出院。

   夏光学负责去办出院手续,她们母女则是在病房里等候。

   夏以宁借口说要去一趟洗手间,甄双燕没有怀疑,趁着甄双燕没有注意,夏以宁直接从大开的门闪身出去。

   等她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夏以宁早就不知所踪了。

   “这个夏以宁,简直是要气死我!”甄双燕大怒,只是怎么打都打不通夏以宁的电话。

   夏以宁口袋里兜着一部分现金,一出医院就给陆希晨打电话。“我出来了,但是手上没有钱。”

   明明口袋里有钱,但没钱这两个字她说得格外理直气壮。

   虽然是为了扳倒夏悦晴不假,但夏以宁也没这么好心,平白帮这位千金大小姐的忙。

   陆希晨一听就懂,脸色有些难看,这个女人,在趁火打劫。

   不过,她是唯一的当事人,又偷跑出来的,身上没钱很正常……想到这里,陆希晨又释然了。

   “行了,把的账号发给我,我给转钱过去,先找一个宾馆住着。”

   调皮可爱清新女生活力阳光写真集

   挂了电话没多久,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有人给她的银行卡转进来十万块。

   夏以宁没想到陆希晨这么痛快,正好她也恨不得逃开甄双燕的监视,直接拦车就走了。

   那边,拿到龙青枫信息的陆希晨主动出马,去找龙青枫。

   “是哪位?”龙青枫表情冷淡地问陆希晨。

   之前陆希晨见过他一次,但那个时候夏以宁流产,龙青枫大概完全没有注意,不然怎么会认不出来?

   她缓缓勾着唇笑了,“我是哪位不重要,我今天找来,是因为夏悦晴的事。”

   龙青枫一愣,“小悦?她出了什么事?”

   “现在有一个机会,让带着她双宿双飞,愿意吗?”陆希晨在龙青枫的对面坐下,语气徐徐引诱。

   她母亲主动出击,将龙青枫夏悦晴和夏以宁的事都调查了个清楚。

   得知原本龙青枫和夏悦晴才是一对的,而事实却被夏以宁扭曲的那一刻,陆希晨气急败坏。

   但转而一想,她又没有找夏以宁算账,甚至刚才,还给夏以宁转了钱。

   “在胡说八道什么?”龙青枫皱着眉,语气有些反感。

   “夏悦晴勾引我的未婚夫,我不可能放任他们在一起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陆希晨特别平静。

   好像说的都是真的,而裴逸庭,真的是她的未婚夫。

   而这边,龙青枫却大吃一惊。“什么?”

   那个男人,竟然是有未婚妻的人?

   “没有听错,我也不想多做解释,我今天来,就是问问,愿不愿意带走夏悦晴。”

   “不是我想带走,就能带走的。”

   “确实,但是我有办法帮。”见龙青枫露出不信的表情,陆希晨又不以为然地笑起来。

   “当然,也是帮我自己,我可没这么好心,不责怪她这个小三,反而还出手帮助。”

   龙青枫冷冷一笑,主要还是为了她自己吧?何必说得这么清高?

   “要如何选择?”

   “如果我不答应的要求呢?”龙青枫明显察觉这个女人没那么好对付。

   “不答应没什么,夏悦晴这一次铁定要离开我未婚夫,我未来的婆家人很讨厌她,如果等到他们出手,夏悦晴就别想着全身而退了。”

   “不过……”陆希晨打量龙青枫。

   也可谓是一表人才了,虽然离逸庭哥差的还远,但这种男人能对夏悦晴这么死心塌地,也是夏悦晴本事不小。

   她冷冷一笑,继续说:“一个女人脆弱难过的时候,不是趁机而入最好的时机吗?”

   龙青枫一愣,显然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的表情有些出神,这段时间他如日度年,可不管怎样,小悦都不搭理他。

   显然是被之前的举动伤透了心。

   那如果她跟那个男人分手,断干净了呢?他会不会还有机会?

   “如果想抓住这个机会,明天晚上,准时到这里。”陆希晨拿出一张请柬,直接推到龙青枫的面前。

   尚未回过神,她已经起身,施施然离开。

   龙青枫低头,拿起桌面上的请柬。

   发现是一个酒会的邀请函。

   ————

   夏悦晴开始自己准备便当,为此要早起一个小时。

   她吃减肥餐,少油少盐全部以清淡为主,只放到水里烫熟,再加点盐就差不多。

   但答应了给裴逸庭也做饭,而人家不减肥,只好单独再另外做裴逸庭的那一份。

   到出门的时候,就带着两份便当一起。

   到了公司,裴逸庭将两个便当全都提走了。

   夏悦晴在后面看得傻眼,眼看着他就要进电梯了才反应过来。“裴逸庭,那里一份给一份给我啊,干嘛都提走?”

   他都拿走了,那她中午吃什么?

   裴逸庭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能都提走?”

   “这不是废话?”夏悦晴冲过来,按住电梯不给他放行。

   “哦,那就提着吧。”

   裴逸庭慢吞吞地说着,将便当袋子直接塞给她。

   “本来我还觉得一个人提着两份便当被人家看到不太好,不过不介意的话就完全没关系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记得准时上来。”

   裴逸庭微微笑着,将呆若木鸡的夏悦晴推出电梯。

   “等等,谁说我要一个人拿两份了?”可话还没说完,电梯门关上了,裴逸庭的脸消失在她的面前。

   “裴逸庭故意曲解我的话!”夏悦晴跺脚,气得脸都绿了。

   她只想着一人拿一份,中午好好待在自己的办公室,可裴逸庭明显不乐意。

   “阴险狡诈的裴逸庭!”夏悦晴一边走一边低骂。

   到了中午,夏悦晴不得不将他那一份送上去。

   裴逸庭当着她的面打开,两荤一素,菜色还不错。

   “的呢?难不成已经吃过了?”他抬头,望向夏悦晴落空空的手。

   怎么不见她那一份?

   “我等一下下去吃。”

   裴逸庭的笑容一凝,眼底闪过一丝恼意。“非要跟我唱反调?宁愿多跑一趟也不愿意跟我吃个饭?”

   “在这里吃了饭又要叫我进去睡觉。”夏悦晴张口反驳。